隨著簡政放權步伐的加快,很多顯性的審批事項被清理和下放,但仍有一些隱性審批行為,常常打著宏觀調控的旗號,做著干預微觀經濟的事情,尤其部分掛靠在政府部門的事業單位以及行業協會、中介等社會組織,已經成為簡政放權有效實施的“攔路虎”,政府在簡政放權的同時一定要構築好市場秩序和規則——
  李克強總理曾強調,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社會的關係,把該放的權力放掉,把該管的事務管好。從取消非行政許可到取消職業許可,精簡行政審批,恪守權力邊界,正是完成從管控到服務、從審批到監管的轉身。今年3月,濟南市委成立了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就簡化行政審批手續、提升行政審批效率等工作進行了詳細部署。然而,權力放開了,審批減少了,這些放下的權力、減少的審批如何有效監管起來?記者對此進行了深入採訪。
  該管的管好 該補的補牢讓“放”和“管”兩個輪子一起轉
  □企業便利了 市民有擔心
  “既要把該放的權力放開放到位,又要把該管的事務管住管好”,李克強在5月13日的國務院機構職能轉變動員電視電話會議上如是表述,“這次轉變政府職能,‘放’和‘管’是兩個輪子,只有兩個輪子都做圓了,車才能跑起來。”
  “我是乾煤炭加工的,今年初想註冊一個股份有限公司,由於資金緊張當時沒有註冊,想不到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後,不再要求註冊資金了。”在採訪中,欽澤商貿股份有限的老闆劉志剛高興地告訴記者,隨著政策的放開,他的公司已經順利通過了註冊。
  “濟南推進工商登記制度改革,‘0元也能辦公司’,有些人擔心,註冊資本由實繳改為認繳,是否會滋生一大批‘皮包公司’?”記者從12345市民服務熱線瞭解到,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後,許多市民來電錶達了對企業監管問題的擔心。
  □運用“大數據” 構築監管網
  “簡政放權不是什麼事都不管,因為市場也有失靈的時候,政府要做的就是從‘越位點’退出,把‘缺位點’補上,構築好市場秩序和規則,同時要加強監管、規範、引導作用,在關係重大民生問題上織就一張保障網、防護網。”濟南市工商局劉春明處長表示,目前,我市正在加快建設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將年檢驗照制度改為年度報告公示制度,設計建立了經營異常名錄製度、嚴重違法企業名單制度和企業公示信息抽查制度,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傳、接收、反饋市場主體的註冊登記、許可審批、年度報告、企業資信、行政處罰等信息,方便社會公眾查詢。同時,著手構建部門間互聯共享的信息平臺,運用“大數據”手段提高監管水平,在政府採購、工程招投標、國有土地出讓、榮譽評選等工作中,將企業信息作為重要考量因素,對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或者被列入嚴重違法企業名單的企業依法予以限制或者禁入。
  □建立“紅黑榜” 失信成本高
  據市政務服務中心管理辦公室工作人員介紹,被載入經營異常名錄或嚴重違法企業名單、有其他違法記錄的市場主體及相關責任人,將被依法納入信用監管體系,採取部門聯動響應措施,形成“一次違規處處受罰,一次失信寸步難行”的信用約束機制。落實國家境外追償保障措施,將不履行認繳義務、有欺詐和違規行為的境外投資者及其實際控制人列入“重點監控名單”,並依法嚴格審查或限制其在我市投資。這不僅影響企業的美譽度,同時將付出現實的成本。首當其衝的是,在資金、政府的招標採購、土地供應等其他方面也會受到影響。同時,也將必然引起合作企業的警惕:誰會願意和登錄“黑名單”的企業做生意?
  而記者從市文明辦瞭解到,伴隨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的建立,濟南市還建立了誠信“紅黑榜”制度,實施《“構建誠信、懲戒失信”合作備忘錄》,懲治合同違約、逃廢債務、信息欺詐等不法行為。凡列入名錄的失信者將被禁止乘坐飛機、列車軟卧、限制辦理信用卡、禁止出境,並且不能擔任企業的法人和高級管理人員。除此之外,濟南市還將暢通群眾投訴渠道,落實有獎舉報制度。
  □專家看法
  “我們需要從職能簡化中關註政府工作重點的變化”,據山東省宏觀經濟發展研究院張青教授分析,一方面精簡審批事項,下放審批權力;另一方面,通過誠信制度化建設,讓政府把工作重點更多放在監管和保障民生之上,讓政府這隻有形之手更加有力,這正好體現了執政為民的理念。
  拿政府的鞭子 收企業的票子
  莫讓“官中介”截流改革紅利
  隨著行政審批改革的推進,很多顯性的審批事項被清理了,但隱性的審批行為還存在。隱性審批往往打著宏觀調控的旗號,做著干預微觀經濟的事情,讓企業無所適從、疲於應付。其中,隱蔽而頑固的是行政審批中的第三方“中介服務”。“項目辦理沒花多長時間,精力和費用都耗在中介環節了”,在採訪中,不少企業負責人表示,很多中介服務組織與政府部門牽扯不清,既是部門權力的延伸,也存在利益輸送,成為制約經濟活力釋放的又一枷鎖。
  □競爭不充分 中介戴“官帽”
  “戴市場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坐行業的轎子,收企業的票子,供官員兼職的位子。”這是人們對當前行政審批中介服務的形象比喻。一些市民向記者反映,雖然現在可以自由選擇,但中介市場競爭不充分、部分領域可選擇的中介服務機構少仍是突出問題。
  據某紀委工作人員介紹,有一些部門長期把技術服務交給下屬事業單位承擔,存在“指定”服務現象;還有的中介領域市場化不夠,客觀上造成市場壟斷。例如,從事施工圖審驗、規劃認證等審批業務的中介企業只有幾家,形成了“讓你賺錢你就能賺錢”的狀況。
  “像車輛檢測機構,檢測機構的增長速度遠遠趕不上機動車數量增長,這為不法審車中介產生提供了土壤。”據業內人士介紹,按照原有政策,申請開辦檢測線,需要經過交警和質監部門的審批。目前,山東決定取消交警的審批,把審批交予質監部門,簡化審批手續。“預計今年年底,濟南市將新增10家檢測站,達到24家檢測站的規模。”對此,濟南市政務汽車檢測中心總經理陳建文分析,受益新政,不少私家車不再上線檢測,加上新增檢測站,審車難問題將有很大緩解,也許會出現檢測線“吃不飽”的情況。
  □中介“二衙門” 市場“絆馬索”
  “上面的政策是好的,但在地方上存在一些落實不到位、變相保留的問題。”長期從事項目審批代辦服務的曹先生認為,“一個突出問題是,掛靠在政府各部門的事業單位和各類公司、行業協會、商會、中介等社會組織阻礙了簡政放權的有效實施。”
  他告訴記者,這些社會組織,介於政府、企業和個人之間,有的對市場內各類活動主體的行為進行權威性認定,從事具有官方色彩的協調、聯繫、評優等活動,有的進行有償的服務、咨詢,“比如企業要上馬一個項目,讓你出具各種各樣的資質,說白了,這些資質就需要花錢從它那裡辦。”
  有關人士告訴記者,雖然行政審批的項目少了,但需前置評估的項目卻沒少,涉及發改、經信、住建、國土、規劃等部門,都需要中介機構提供評估、鑒定、認證及檢測等服務,而這些中介服務的結果是職能部門受理審批的前提。但這些中介業務卻耗時長、態度差、收費貴,許多項目的服務時限超過2個月,一些中介服務時間甚至占項目全部審批服務時間的60%-70%。
  □改革須“割肉” 壟斷應破除
  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是十八屆三中全會確定的全面深化改革部署的一個關鍵。市社科聯苑紅主任說,“行政審批制度改革越到後來難度越大,目前改革已經進行到了‘割肉’階段,調整、協調部門之間的利益關係不僅非常困難,而且還會引起抵觸,需要政府以極大的勇氣去推進。”
  部分基層幹部群眾和專家認為,行政審批中介服務亂象看似發生在中介領域,實則損害著政府的形象。某紀委工作人員表示,中介組織尚存的不正當競爭,不僅影響了公共權力行使的公平公正,阻礙了市場機制的健全,而且還容易誘發滋生腐敗,對黨和政府的形象造成損害。
  不少網民呼籲,應規範行政審批的第三方中介服務,一方面要摸清究竟有多少審批前置中介服務項目,清理沒有法定依據的中介服務項目,對保留下來的項目實施“目錄化”管理。另一方面,打破部分中介機構的壟斷經營局面,通過信用等級評定和動態考核管理等方式,引導中介服務機構健康有序發展。
  □專家看法
  山東省宏觀經濟研究院張青教授認為,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最大的難點在於如何撼動既得利益。要想徹底解決行政審批繁瑣、社會成本高的問題,根本在於政府部門及公務人員樹立良好的服務意識,切實轉變作風,轉變政府職能,廉潔高效執政。她建議,在精簡行政審批項目的同時,還要建立完善的審批中介備案制,對市場活動採取事後監管,理順政府和市場的關係,變“授權”為“監管”,更好地落實相關管理職責。“各級各部門也要將改革後‘權力家底’拿出來曬一曬,接受社會和紀檢部門的監督,真正管住‘多餘的手’,徹底激活社會潛力,最大化釋放改革紅利。”□他山之石
  溫州:中介機構一律脫鉤“斷奶”
  正值新一輪簡政放權改革在地方政府鋪開之際,作為我國改革開放“排頭兵”的溫州,著力破解行政審批過程中的中介服務區域性、行業性、部門性的壟斷、半壟斷“中阻梗”,通過系列改革舉措,將中介機構和原主管部門脫鉤“斷奶”推向市場,初步解決了中介服務效率低下、缺乏競爭、誠信違約等問題。
  ○脫鉤改製 全面推進中介機構清理規範
  2012年,溫州市委、市政府專門成立了市中介機構改革發展領導小組,出台《關於進一步推進中介機構改革和發展的意見》,對25家中介機構分成保留、過渡、脫鉤改企重組進行清理規範,取消了各種行業性、區域性的保護政策,切斷部門與中介機構的利益鏈,推進中介機構與政府部門徹底脫鉤。據介紹,全面脫鉤的主要有兩類:一是以經營性業務為主、市場化程度較高的事業單位中介機構與原行業行政主管部門脫鉤;二是經營性國有企業中介機構與其業務審批相關的行業行政主管部門脫鉤。
  ○集中監管 建立統一中介機構服務平臺
  在中介機構清理規範、脫鉤改製的基礎上,今年2月4日,溫州正式成立市中介機構服務管理中心並對外運行,同時開通網絡平臺,實現了中介機構集中服務和統一管理。
  “壟斷、半壟斷行業必須進駐、項目審批關聯度較大必須進駐、市場競爭充分自願申請進駐。”據介紹,目前溫州市中介機構服務管理中心已入駐實體機構54家,入駐網絡平臺395家。
  按照要求,入駐同一性質、同一類型中介機構必須達到3家以上,未達到市場需求的由行業主管部門負責引進。
  ○公開比選 打破“關係中介”的選取陋習
  為進一步增強中介機構服務競爭度和透明度,從源頭上預防腐敗,打破原來“人情中介”“關係中介”的選取陋習,溫州市不久前制定出台了《溫州市市級政府投資項目選取中介機構實施辦法(試行)》。按照實施辦法的規定,對除通過招標方式選取中介機構的項目外,凡政府投資項目在選擇中介服務單項合同估價在50萬元(不含)以下的,統一從中介服務機構預選庫中,按照公開比選的方式,在中介集中服務平臺擇優選取。
  “通過建立比選機制,讓‘收費最低,時間最快,質量最好,技術力量最強’的中介結構脫穎而出,杜絕不正當競爭。”據介紹,中介服務機構預選庫是按照“公平、公開、自願”的原則,擇優選取資質高、服務優、技術強、信譽好的中介入庫建立的。
  (原標題:該管的管好該補的補牢)
創作者介紹

imax

dr16drvy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